关于我们 RRS sitemaps 网站地图

首页 > 行业新闻 > 正文

SEM论坛

罗永浩:到现在为止T1一共卖了12万部

2014-12-07 10:32:41 |  评论:0  |  点击:  |  SEM论坛

罗永浩:到现在为止T1一共卖了12万部

虎嗅注:2014年12月6日,罗永浩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进行了《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系列的第四场演讲。原文长达3.2万字,虎嗅做了删节。由于是速记稿,如有错漏字请见谅。

 

罗 永浩:今天给大家分享的是我从做手机以来到今天这么一个创业历程。自从进了制造业以后,发现这里面也有很多假流氓和小流氓,也有很多真流氓,使得我们作为 新人在这个领域里有些事情不好讲,所以我准备把它留到我的回忆录里面。但是今天我挑了一些能讲的跟大家分享一下,因为毕竟这是我最后一次的理想主义者创业 故事演讲,所以今天尽可能给大家分享一些。

 

反思产品:逃单率曾达90%,资金链曾濒临断裂

 

我 们是在2012年的5月,两年多以前得到第一笔900万元天使投资后,锤子科技正式成立。我们在2013年3月举办了基于安卓的SmartisanOS操 作系统,发布会在这个场地,当时在网上劣评如潮,以4.7亿元的估值获得7000万元的投资,我不知道投资人怎么想的,显然他有自己的判断,而不是根据好 评进行判断的。接下来2014年的4月我们以10亿元的估值获得2亿元的投资,我们开始可以做手机了。

 

接下来是 SmartisanT1在这个舞台上半年正式发布了,这一次的好评如潮,订单数在很短的时间内突破10万,大家知道我们的订单跟同行的很多做法不一样,我 们是以300元预订的,基本没什么水分。到我官方网站注册一个帐号预交300块钱,基本上99%的人都是愿意购买的。所以到这为止看起来都是非常顺利的, 虽然中间有过小小的波折,被人骂过,基本还是比较顺利的。

 

只是到了这开始突然出问题了,过去六个月里,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比较大的是两个:一个是供应链和生产方面出了问题,另外一个是在网络和媒体舆论这方面出了一些问题。我就这个进行一下分析。

 

先说一下供应链和生产的问题。开局是很不错的,发布两个月不到,官网预订了10万。接下来谈谈逃单率,5月20日开的发布会,7月8日开始发货,起初的逃单率是2%,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这在电商是非常健康的数据,根本没有问题。

 

接下来早期发货好评率是90%以上,大家在市场看到大量批评和非议我们的东西,其实真正拿到的用户好评率一直在90%多。

 

接 下来生产就开始天天出问题,这个是拿到我们手机的用户都知道,这个是我们的USB的热线器。这个小小的UBS热线器看起来非常不起眼,保持良品率非常困难 的,很难找到供应商愿意给你做。通常有一家、两家,但是这一家、两家掉链子的话,不起眼的东西使得你没法出货,我们小的元器件吃了很多苦头。还有黑色手机 背后采用是金属嵌进去的LOGO,这个成本不高,但是做良率非常低。所以为了这些不其研的小东西,包括这个螺丝刀,随机附送的小螺丝刀,这些东西都搞的我 们很惨,当然最关键还是有一到两个核心元器件,这困扰我们足足四个月,三、四个月非常尴尬。

 

大家知道数码消费品的关 注期就是那么三、四个月。但是我们抗到四个多月,大概四个半月的时候才最终解决我们所有的生产问题。这个恶梦般的四个半月之后,生产方面主管拍着胸口说, 下个月开始要6万就做6万,要8万就做8万,再多的话可能还有一个坎要怕但是6-8万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这个时候我们已经面临什么问题呢?起初是几乎可 以忽略不计的,到了大概9月下旬的时候,已经逼近90%,又回落到80%左右,等到我们生产方面的主管拍胸脯说,你要多少我能给你做多少的时候,其实多数 人已经不想要了。归根到底最大、最大的原因就是数码消费品的关注期也就是两到三个月的黄金销售和关注期。大家知道即使是全世界最有话题性的苹果,Iphone关注期从上市到销售也就是两三个月。

 

我 每天网上看到这样的消息,他说老罗,等锤子等了一年多了,今天手机屏碎了,撑不了多久了,求速度发货,我忍不了了,我每天看这样的话都是滴血的。我脑子里 感受的画面是非常委屈,夕阳西下,看着热爱我们产品的人,因为等不了一个个远去。他们说老罗非常抱歉,一定支持你的T2,再见。心里全是这样的画面,觉得 这个新兴的公司真的很不容易,冲着他们无奈的挥手,这个场面非常的悲壮。

 

现在我们最苦的时候已经扛过来了,中间差点资金断裂很危险,现在已经扛过来了,没扛过来不会给你们演讲。接下来面临下一代产品怎么避免重蹈覆辙,如果我发一个T2,又是四、五个月发不出货,那我们就完蛋了。资本市场不会给我们第三次机会,这个世界也不会给你第三次机会。

 

所 以我们下一步现在的基本布局是这样。首先我们找了一家厂商战略合作,保证在供应链方面能够得到更大程度的控制,这个没有问题。另外下一轮我们的融资规模要 比上一轮大很多,非常幸运,估值也翻了不少。所以接下来我们的计划是下一轮T2的生产要囤上10万部以上的现货再开新闻发布会。生产10万部新机是一个 坎,一旦过了10万部新基生产也好,良率也好不会出现问题。等一切妥了再开一个发布会,吹2小时20分钟的牛,接下来一切都顺利了,因为我们的产品刚发的 时候,逃单率只有2%,用户满意度是90%多。

 

如果你把10万部手机在一个星期的时间内全部突然的发出去,这些人在网上会形成引爆一个非常大的漩涡,而且90%多的好评,所以使得这个手机从10万部再扩散出20万、30万是非常容易的。

 

反思舆论:采取对抗态度导致被群殴,以后交出微博密码

 

接 下来第二个坎是网络和媒体舆论,这方面坦率的讲我处理的非常业余。起初媒体的负面言论还没有出现的时候,网上讨厌我的人很多。开始网友在网上讨厌我的人, 个性不合的人黑我的时候其实我还挺高兴的,有些段子写的还是挺好的。我不在意这些人,如果你写的挺创意我还挺喜欢。但是也有一些很不好玩的,我们看了很不 舒服。比如这样的“罗永浩也许并不完美,但他内在的艺术气息和工匠精神真的让我感动,因为罗永浩,让我相信锤子手机,支持锤子手机,期待锤子手机。对于真 正的大师不应该用世俗的眼光去看待,锤子手机不是手机,已经成为艺术品。这是赤裸裸的流氓,(请迅速到各大论坛扩散,费用按每个ID发帖量计算,注意括号 内容必须删除)。这个有点流氓了,类似这样平均帖了几百上千条,很多人本来不喜欢我们,看完觉得我们是流氓公司,这搞的我们很被动。所以起初坦率的讲我在 这方面比较大意,包括有一些ID常年造我们的谣,注册一个靠着造我们的谣,还有锤黑联盟的组织,靠这些东西集聚了人气,天天在上面造我们的谣,我们起初麻 痹大意,总觉得我们问心无愧没有理他。所以没有及时的处理,出现了一些不好的局面。

 

媒体坦率的讲也没有处理好,之前 我总是有一些江湖野路子的那种自信。你们在座都知道,我从2002年因为在新东方讲课莫名其妙的录音突然传开,到今天面对公众也有12年了,这12年里实 际上在我做手机之前,媒体对我的所有报道99%正面报道,几乎没有负面,我们做英语培训偶尔看到中性的报道,还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不是正面而是中性的。我 跟投资人说我们全是正面报道,完全不需要媒体公关,企业耍流氓才需要媒体公关。我以前什么也不懂,就是这么理解的。

 

我 让公司负责市场的小孩搜了搜,一搜财经类的媒体报道值得我经常回味的,财经周刊说可能很多人都觉得这个人有坚定统一的、坚定的价值观,是《经济观察报》。 “他浑身泛着叛逆的气息,以斗志的姿态嘲弄与应战不公正的社会秩序。”《中国企业家》的报道。等到我们为了生产是问题焦头烂额,我大概在一个半月左右的时 间里都没有回家,在廊坊富士康工厂附近旅馆里住着,每天在工厂里泡着。因为没日没夜的焦虑,进车间带不了电话,偶尔打给我的电话都是不认识的号,有一些媒 体的记者给我打电话,因为当时传很多我们生产不出来了,公司要倒闭的这种传闻,我其实是有点不耐烦。那时候不知道媒体惹不起的,我会看到很吓人的报道,你 可以想像。

 

还有人来找我的时候,一直讨论3000块价格问题,跟我纠缠了足足30分钟,最后我很崩溃。我说你有完没 完,价格问题不聊了,你还有别的问题吗?我这时候注意到这个记者一幅受伤的表情,我心想坏了,那天我已经吃过几次苦头了。果然第二天出了报道上了头条,标 题是“罗永浩:穷屌走开,我们为精英阶层服务的”,这显然给我们拉仇恨的,是门户网站上了头条。这个东西一贴出来想象下面8000条评论全是诅咒我死全家 的。我这时候开始意识到出了一些问题了,我不能因为自己生产方面焦虑跟媒体接触就这样不职业。

 

这个时候我已经开始紧 张了,这种坦率的讲非常不客观,甚至没摸过我们手机的情况下,妄加判断的报纸,中青报在我看来很不错的报纸,也是这个样子。是不是媒体在蓄意的黑我们呢? 有一些自媒体可能的,一些小的自媒体基本上没有商业生存能力,靠的是拿厂商的钱养着的,基本做打手的,我不点名了,你知道,很多这样的。我觉得这些正规媒 体被收买去黑我们的可能性几乎是没有的。

 

出现了几轮特别大规模的转发失实新闻之后,给媒体打了一圈电话。问了这两个 问题:第一我们提供了证据证明这是假的,第二请问你们会澄清吗?半数没有得到肯定答复,我即使愿意提供证据他也不澄清。另外,你们会道歉吗?我们给100 多家媒体全部打了电话,三分之二都是非常不友好的反应,而且是蛮不讲理的反应,既不会澄清也不会道歉。老罗碰到了新问题,我过去跟媒体没有任何问题,而且 我从来不经营媒体关系,我就保持本色做人,多数情况下99%都是好评。某门户网站科技频道里有六个小孩,三个是铁杆的锤粉,三个是铁杆的锤黑,他们两边吵 过几次架,后来觉得同事之间没有必要吵架,各写各的。

 

很多我无意中得罪的数字媒体的编辑和记者,是因为我曾经刻薄的 批评过他们喜爱的某个品牌。大家知道数码媒体的这些编辑记者们也有他自己非常喜欢的牌子,我当时比较刻薄,我讲了很多其他品牌,我非常刻薄的批评过这个品 牌,有些品牌是他们青春记忆的一部分,这是我说话不检点导致的。我自己个人讲这些话问心无愧,再刻薄一万倍也问心无愧,我就是刻薄的人,但是作为企业家有 岗位职责要求,从这个意义上我是失职的,所以我经常在公司对这个问题进行反省。从人性的角度,我们喜欢看到我们讨厌的人的坏消息,也倾向于相信这些坏消息。这个就解释了为什么那些正规的媒体虽然不至于造我的谣,也传了很多关于我的谣言,他讨厌我,看到跟我相关的坏消息的时候,他从人性的角度出发是倾向于相信这些是真的,这是非常合理的一个解读。

 

很多编辑媒体出于由于误解转发一个谣言的时候,还常常带着正义感。他觉得我是正义记者,你是一个邪恶的大企业正在试图对我正义的人搞公关,想都不要想。

 

所 以我们开始亡羊补牢,开始成立了我们专业的媒体公关的部门。其实也很简单,去跟各大新闻频道管事的吃饭、喝茶、交朋友、相互了解、加深沟通,因为媒体对企 业而言,特别是报产业口的这些媒体,他们是需要新闻的,你要配合给他一些新闻,然后当他对你有疑虑的时候接受采访。中国人还有一个点很有意思,中国人是人 情社会,经常跑这个口的媒体公关,常年跟记者保持私人联系,问个好,吃个饭,喝个茶,聊聊天,保持私人关系,等到你们有负面新闻的时候再要发,不会因为你 跟他吃过饭喝过茶就不报了,但是至少会打电话来核实一下是怎么回事,如果核实的时候把证据给他,他直接发的是辟谣新闻了。我们初见成效之后,媒体公关部门 的人开始对我硬气起来了,他们对我其实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交出微博密码,不要再发任何没经他们审核的内容,所以我现在的处境就是你在微博上看到的我发的每 一条都是经过严格审核的内容,其实真正好看的是那些被审核没通过的,那个只能在回忆录里给大家看了。

 

Smartisan T1成绩单

 

有 一个时期看到评测媒体一开场讲这样的话,说剥离骄傲,撇开情怀谈谈产品。当我们试图给公众讨论T1这部手机的形象和它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很自然我们想 到的一个东西就是什么呢?我们需要给支持和反对我们的意见都没有污染到的人群去看一看这个产品,这才是剥离它的骄傲,撇开它的情怀,排除它的干扰,去还原 看一个纯粹的产品。我们想到这个之后,马上派人到马路上拍一下,我们要找不知道我们的人去看看知道我们这个产品的第一段反映。我们想到的采访的地点是三里 屯和蓝色港湾,我们想在这些地方找一些过路的年轻人问一下,如果不知道我们的产品我们跟他好好聊一聊,坐下来拿产品打开让他们体验一下。没有想到80%多 的人都听说过,这固然跟我半年多以来一直口不遮掩导致负面信息有关系,这是我用半年多的时间导致很多负面新闻,还有我们尝试在框架传媒打了电梯内的广告之 后。

 

所以我们意识到在这样的情况下,在中国去搞这个调查可能会比较困难的,所以我们想到了派人去外国搞一个调查,这 样的话能彻底躲掉跟我们相关正面和负面的新闻,以及广告的污染,我们派出去我们的同事去了夏威夷,拍了这么一段片子,大家聊一聊。我觉得当你撇除了外部干 扰的时候,他们的反应比较真实的还原了我们这一个产品最本质的体验。当他们得知是中国来手机的时候,会猜它是很便宜。当我们不讲是哪个国家来的,无论对价 钱的估计还是对产品的评价都明显的在上升。

 

今天虽然这个成绩不够漂亮,但我还是经过半年左右重新回到下面坐满了支持和信任人的场合。我必须公布我们的真实数据了,尽管这个数据还没有达到我们的预期,但是今天不能再隐瞒了:我们到现在为止一共卖出了122,063部Smartisan的T1。到明年的5月20日,按现在的势头我们有望实现20万的销量,也就是我们的投资商、投资者希望我们达到的销量。但是坦率的讲,当时我对他们也对媒体讲过,我希望我们有希望做到50万部的销量,现在看起来在T1阶段是有困难的。

 

从 已经拿到消费者的反馈来看,在京东上好评度是94%,天猫上的好评度4.8分,跟国际一线厂牌的评分状况大致相当的。所以我们在天猫双十一的时候也搞了一 个统计,这个其实是天猫提供的数据,在2000元以上的国产手机销售量排名第二的,第一是谁呢?在双十一购物节。这里有一个很有趣的,是我们投资商关心 的,也是我们自己非常非常关心的,我们要知道买了我们的手机的人,他上一部用的是什么,我要知道他转化的究竟是一个很糟糕的产品的用户,还是一个非常优秀 产品的用户。结果这个数据让我们感到非常欣慰的,有39%的人是从iPhone转过来的用户,这也是让一些国内的调研机构感到非常意外的,他们没有想到我 们能转化的所有用户里iPhone用户占的最多,能占到39%,注重设计,懂得审美,注重生活品质和品位的人还有什么选择呢?除了SmartisanT1 也就是iPhone了。

 

顺便借这个机会宣布一个好消息,这个叫工业设计的大奖,是美国的奖,今年已经是第八届了,在工业设计圈很有名的奖,我们设计的SmartisanT1是我们委派设计的,前不久刚刚得了星火工业设计大奖,大家有兴趣可以查一下,跟那些给钱就能拿的奖还是有本质差异的。

 

Smartisan T1 是什么样的手机

 

现 在我想谈的一个情况,是不是所有的媒体都在黑它?这个也是我注意到很多支持我们的人也有一个错觉,其实并不是这样的。因为很多人是因为看到我们大量的负面 新闻被转发,所以可能产生了一个误解,认为我们在数字媒体那得到的都是普遍的负评价,其实并不是这样的,我们随便摘录几条供你心情愉悦一下。不谈情怀,不 说工匠,我着实很喜欢SmartisanT1,不仅代表腔调,一种细节洞察把握,还有一种梦想转化现实的概念。它带着老罗追求的完美想法,以及很贴心的细 节,同时又混着一些偏执而固执的思维方式来到暮气沉沉的手机市场。这是新浪科技给我们的高度评价。音乐播放器的定时播放功能当中,当播放结束前一分钟的声 音逐渐减小,以免扰乱可能熟睡的用户,这种优化只有罗永浩这种疯子才能做出来。除去硬件这些趋同于市场的显性参数,在主观体验上绝对会给消费者惊艳的感 觉。SmartisanT1能让大多数人第一眼喜欢上的,搜狐数码说的。说句夸张的话,单单锤子手机做功来说就对得起3000元的定价,做功和设计真心强 过iPhone,这也笔者目前拆过用料最良好的一部手机。中关村在线,他说目前为止用料最良心的手指这个是赞成的,有一些媒体拆了我们的机器发现用了40 多个螺丝这也成了攻击我们的理由,直到有人提醒他iPhone用了50多个螺丝他才闭嘴,螺丝本身的多寡并不说明产品的好坏,有的时候你会碰到非常荒谬的 事情。

 

可以肯定的是,在软件和硬件上注入的大量想法,让T1成为一款独一无二,并且激情洋溢的产品。我喜欢。engadget,而且他还说一个英语老师短短用两年时间搞出这么邪门的产品,他的未来是这样的,一切都有可能,我也看待这样的未来。

 

最 后给了你这么多干扰因素之后,建议你们自己还是看一看,当然我们在座很多人已经知道了,并且拥有一部SmartisanT1,今天现场直播,我给没有买 到,没有用过,没有摸过我们产品的用户顺便建议一下,还是自己去看一下,一直以来看到我们的手机也是非常艰难的过程,现在终于容易一点了,我们有这个过程 要过来,非常抱歉。我们跟顺电进行合作,在全国顺电40多家门店全部摆上我们手机,你在中国40多家顺电的门店里,只要去到那已经有经过我们充分培训过的 销售员,这是近期刚刚结束的事情,经过我们产品经理专门去针对他们进行培训过的,给你们讲我们的产品,帮助你体验我们的产品,大家走到全国40多家任何一 个门店,只要进去就能看到左边的展架写着2014年度话题手机SmartisanT1,下面写着现货在此。到这体验一下我们的产品,让自己的感觉来判断。

 

最 后就这个问题我想再补充一点,这个很重要,很多人一直歪曲我们,使我对我的同事感到过意不去,很多人说即使你卖得好又怎么样,只不过是粉丝手机,骗骗你脑 残粉的钱而已,我想说SmartisanT1绝对不是粉丝手机,什么是粉丝手机呢?这样的叫粉丝手机,这是韩庚的庚Phone,还有厂商找崔健跟他合作卖 的手机。这种手机基本上可以肯定,即使不要说是崔健跟韩庚,即使是迈克尔杰克逊活过来作为他的手机也卖不了一几部的,为什么呢?道理是这样,粉丝经济转化 的单品单价不能超过一、两百块钱的,这个道理你们明白吗?粉丝经济是转化销售的产品必须是单价非常低的产品,比如一本书,一张碟或者一个电影票这样的东 西,如果单价到两、三千绝无可能靠粉丝和偶像间的关系卖出去的,从这个意义上我想提醒你注意在这个星球上,还没有任何一款两三千块钱的“粉丝手机”卖到 10万部以上的,绝无可能,即使是迈克尔杰克逊的手机也是一样的。

 

这是一直以来对我们内部非常专业的从事工作和制造产品的同事不公正的说法,有义务今天在这里澄清一下。

 

另 外说到粉丝,你们很懂我的,我相信你们大多数人比较了解我的,我在网上公开讲过不止一次,今天借着直播的场面我也想再强调一遍,他们老觉得你们是我的脑残 粉,所以买一个傻手机出去说傻话,我今天再强调一遍,我一直对外面讲,这些人不是我的粉丝,他们是某种信念、某种价值观、某种理想、某种人生态度的粉丝, 他们来到现场,是知道从我身上能看到这种东西。所以我很喜欢作家刘瑜讲过的话“粉丝给人通常没有思考能力,没有判断能力比较傻的群体,但是老罗支持者的群 体好像比较特殊,他们通常都是自由主义立场的,读过书的,有自己判断和立场的这些人。”但是比较奇怪的是,他们还支持老罗,我不知道今天刘瑜来没来,我希 望他不仅在现场还是在家里能看到这段话,他讲的话对我感触很深。

 

天生骄傲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理念

 

这 个也是使得我们企业长期受到不公正一些舆论的误导,所以我觉得有必要进行澄清一下。我今天就讲一下天生骄傲究竟是什么样的理念,这个不要说外面,就连我们 公司内部也有人是误解的,因为我们公司内部有人,在我们由于3G版本库存降价备受压力的时候,他们说那还有什么压力,都降价了,天生骄傲就是贵,还有人说 你有什么骄傲的,你骄傲干什么。有些人,包括我们自己内部的人把天生骄傲的理念理解成穷横,臭牛逼。我讲我们工作里的细节和点点滴滴的东西阐述我们理解天 生骄傲是什么东西。比如这是著名的跑分软件的跑分结果,随便跟我们配置的手机都能卖到3、4万分,我们的跑分只有4607分,为什么呢?大家知道手机行业 长期以来都是搞这种无聊的跑分游戏,有些厂商甚至自己花钱投资跑分软件,充当既当裁判又当选手的角色,所以分数总是飙的很高,但是对于用户来讲没有任何意 义。

 

SmartisanT1发出去之后,很多评测机构都说这个跑分不怎么样,但是用起来真的是特别特别流畅,不像安 卓手机,这是很多对我们的评价。还有一家台湾媒体给我们负责市场的发来短信说有一个困惑,你这个为什么跑的这么流畅,但是跑分又这么低,我们同事回了一 个,这不就对了嘛,因为你要的不是跑分,而是流畅。我们做到了安卓阵营里同配置的机器里几乎是最流畅的,但是相应的我们跑分没有做优化,大家知道优化跑分 是怎么回事吗?其实优化跑分绝大多数情况下就是作弊,针对这个跑分软件的特质做一些作弊性的修改,使之跑出来的分数更漂亮,还有一些无聊的机构放在冰箱跑 分的,超频,超频之后分数跑的高,高起来有可能烧CPU,这样导致的结果跑分放到冰箱去跑,这样无聊的游戏。我们之前是完全不介意这些东西的,直到很多数 字媒体说我们跑分比别人低10%-15%,我们感到很苦恼,后来想到一个办法,我们不想跟这些人玩,也不想跟他合作,所以我们就没做跑分优化,而是索性做 了跑分裂化的工作,当我们系统感到跑分软件的时候,瞬间把CPU降到最低,天生骄傲,不跟你玩。再比如我们不一定是第一家,但是业界是第一家做这样的事 情,所有预装的软件全部允许删除,即使给了钱的也可以删除,这个本质没有别的,就是天生骄傲。另外据我们所知,我们是极少数从来不使用水军的厂商,这个也 没有别的,就是天生骄傲,我一个人顶500万个水军,我为什么要用水军呢?还有当我们卖出去产品在网络上监控舆情和看消费者反应的时候,经常有的一个论 调,是说锤子做的不错,支持国产手机,支持锤子,看到这种我们同事通常是不会发话的,但是如果我看到,我通常会去跟他讲说,你支持一个好产品就好,不用支 持国货,我们不要有那么狭隘的民族主义观念,不要像韩国人一样,总是用国产的,然后认为它是最好的,其实它并不是最好的,我可以负责的对韩国人民讲,三星 真的不是最好的手机,但是民族主义情绪旺盛发达的这种地方就会有这样的论调,所以当有人说我们支持锤子手机,支持国货的时候,我总是不厌其烦的跟他提醒, 我说你支持好产品就好了,不一定要支持国货,你喜欢哪个产品就支持哪个好,不要想是不是国货,这个本质是什么?就是天生骄傲,还有什么解释呢?我们不屑于 用民族主义打动同胞消费者买你的东西,丢不起这个人。我们少数业内厂商总是在包装上标明,我们实际可使用容量和我们预装厂商硬件指标上的容量,我们总是把 这个标出来,这些细节还有很多今天不展开了,这些东西本质上就是我们理解的天生骄傲,就是这样的概念。

 

我们长期按这 个调性在公司做企业文化,接下来发现有一些东西让我感到非常欣慰的。刚才给大家看了一下,我们在电梯里打过的海报叫2014年双十一天猫购物节,2000 元以上国产手机销售量排名第二,这个是我们从天猫拿到的数据以后,我们很高兴打这么一个,打这么一个给谁看呢?从来不知道也没听说过我们的人看,因为我们 能影响到的人群在网上已经影响到了,电梯影响到是我们触及不到的人群,我们讲这个东西引起他们的好奇。但是接下来我知道,一个长期强调天生骄傲的公司,内 部的员工会有一些反应让我感到无比自豪的。我们这个广告刚打了几天就有同事开始跟我闹了,说第一名是谁,为什么不写上去,他认为我这样做很不骄傲,因为你 没有把第一名附上去,这个看到我很羞愧,因为他比我还骄傲,但是我很欣慰,如果你做了这么一个企业,你有理由感到欣慰。第一名我在这说一下是华为的 Mak7,是天猫购物节唯一一款2000元以上手机比我们卖的多。另外一个同事说为什么2000元以上写那么小,要不要脸,我找设计师问为什么2000元 以上那么小,他说主要排版考虑三行不能一样大,说把最重要的放大,有同事问我们要不要脸,你回答电梯里观看距离是1米多,再小还是能看见,我跟他们说,他 们撇撇嘴说还是不骄傲,你可以知道我们企业有多么骄傲。

 

没把1980也算成2000元以上的,我们没有做这样的事 情,所以我每次收到同事很不客气给我来这种留言或信的时候我感到很骄傲,我想起人家说在Google这个企业里,当大家想到好盈利项目坐在一起讨论的时 候,如果有一个人半天没说话,突然说那不就是作恶了嘛,这个项目马上被否掉,所以这也是我很向往做企业的境界,我会朝这个方面继续努力。

 

我 们常常在想,跟我们有着相同和相似的这种骄傲观、价值观这样的人是什么样的一群人,我们想针对这个群体触及他们的心灵做我们品牌的宣传和推广,想了很久这 件事情,所以我们总结了一些东西,我们去想这些人,可能是些什么样的人,我们意淫了这种群体的人,我们想象进我们同样有价值观和骄傲观的人,可能对我们的 理念产生认同。我会想比如他是喜欢玩游戏的人,那很可能他是一个,虽然经常都是被别人打的死去活来,但是从来不作弊的人,为什么呢?因为天生骄傲。比如他 是一个学生,我有时候看到新闻很感动的东西,比如说看到一个什么城市的什么学生,见义勇为,然后在马路上救人受了伤,后来当地的一所名牌大学说免试让他破 格录取上一个好大学,但是这个年轻人高傲的拒绝了,理由是他认为见义勇为是好事,但是跟考大学的分数和学习成绩没有关系,这没有别的解释,就是天生骄傲。 如果我回去到20多岁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的年轻人,只不过我学习不好,所以保送的话我会犹豫一下。

 

我想象他如果是一个 父亲,他很可能是一个比如说生了孩子,由于我们国家的计划生育方面的政策,虽然他是个工薪阶层,但他考虑到他年轻的时候成长比较寂寞,为了不让自己的孩子 渡过一个寂寞的童年,虽然他是工薪阶层,但是他不愿意不在乎再罚几十万生第二胎,上他大儿子不像自己人生一样寂寞,并且罚就罚吧,这是一个父亲的骄傲,我 没有生孩子,但是如果我生了孩子,这个孩子我觉得他长的寂寞的话,我会罚款再去生第二胎的,如果这两个孩子还觉得寂寞,就罚款生第三胎,这是我想象作为骄 傲父亲的信念。

 

我想象如果他是一个足球运动员,我也看过很多这样的故事,我们虽然在国际球坛上看流氓选手假摔,骗点 球之类的,我们欣慰也看到另外一群人是什么样的人?有一些伟大的球员跑到对方的禁区摔倒了,裁判误以为他是被对方后卫绊倒的被罚点球,但是他自己这个人到 裁判那说这个是我自己摔的,这是不对的,这个愚蠢的裁判说你一定要去罚这个点球,因为这个球场上我说了算,但是他罚点球的时候把球踢飞了,这没有别的,是 天生骄傲。我们想象不是什么球星,只是普通人,比如开车的司机,我们理解天生骄傲的司机是什么样的人呢?开在马路上看在路边生了病,倒在路边的人送到医院 去然后被讹诈了,这个故事在中国天天听说,每次听到我们都会怀疑人生,这个司机把他送到了医院去,被讹诈了,被病人家属讹诈了一笔钱,接下来他下次开车走 过路边看倒在路边的人你还是会救的,因为你丢不起那个人,不能因为吃过一次亏就堕落了,这个是骄傲的人承受不了的,这就是天生骄傲。

 

本 来按我们公司市场运营计划,本来是想在未来的一年后左右的时间里拍一个系列的广告主要推广一下我们的品牌和价值观,但是由于过去半年里我们遭受很多负面舆 论的困扰和影响,所以我们不得不把其中制作的一些本来压箱底的东西提前拿出来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拍了一系列跟产品完全没有关系,只是阐述我们理念的那部 分广告,大家知道做企业的时候有两条路吗?一种广告是做产品广告转化销售的,另外一种是阐述企业理念,获得跟你精神上能够交流和共鸣这些人情感认同的。我 们就这个制作了一系列的广告,今天借着这个机会拿出来跟大家分享其中一个比较精采的,一个司机的骄傲。大家看一下。

 

这 些作品的拍摄其实是很有趣的过程,我们为了保证品质请了台湾著名广告金牌导演邓永清先生给我们拍了一系列广告,阐述企业价值观和理念的广告,这一条现场拍 摄的时候由于原来找的演员试戏表现不错,实拍表现非常糟糕,或者非常不理想,我现在是一个企业家说话非常非常谨慎,那天表现不是特别理想,或者他表现挺理 想的,但是凑巧不合我们的需求,做企业家真累。我们现场拍的时候出现了这种情况之后,邓永清导演也是感到很恼火,他最后想了半天发现剧组刚才那个司机师傅 就是剧组真的司机,是剧组的司机,他觉得他气质非常非常好,能表现出一个非常平淡的猛男,心灵深处的猛男,所以他尝试让这个司机师傅试着拍几条,结果剪出 来达到非常非常理想的状态,实际上比一个专业演员表现好得多。但是由于刚好那位师傅普通话不是特别灵,就让他以上海话表演,倒不是我们事先预谋用上海话版 本拍摄的这么一个作品。后续我们会拍很多这样的东西,现在我们放稍稍有一点尴尬,原因是我们现在作为一个新兴企业还没有一个卖的特别爆款产品前提下,如果 不谈产品光谈情怀,那些锤黑就亢奋出来,说你看我早说他们产品不灵,所以这样。所以我们拍一系列压箱底的东西存一存,回头在T2卖的非常非常漂亮之后拿出 来,以一个骄傲的姿态彻底放一下,我们会花几千万在中国打的屁滚尿流,让各个媒体都去打,阐述我们的理念,以及能在跟着我们有着相同价值观的人群当中获得 共鸣。

 

这个长期拍摄我们会做很多很多年,大家知道卖酒的乔尼沃克,他们有历史车轮滚滚向前的系列广告一口气拍了几十 年,我们会把天生骄傲当成我们其中的价值观和理念一直拍摄很多年。为此,我们还希望公开征集一些跟骄傲相关的故事,我刚才给大家随便说了几个,如果你有身 边发生的人或事,不管你是主角还是你是旁观者,欢迎你到我们的网站叫骄傲.T.TT,你到那网站点击进去要求你用新浪微博帐号登陆一下,登陆之后有工程师 做好的网页页面,在上面填写你的身份,填写一个140字以内讲清楚关于天生骄傲理念的故事,他随机给你准备了几百张图,你选一张图配上去形成版式非常漂 亮,像宣传画一样的东西,我们希望征集这些骄傲的故事之后,后续我们的广告拍摄中把这些故事用到,一旦被选中用到的时候我们会有非常丰厚的酬劳给到你,希 望大家有兴趣的话去看一下这么一个网站。

 

接下来进入今天最后一个环节,也就是为了告别的聚会,告别的到底是什么,因 为我们其实之前很犹豫的,今天想说的告别就是说,我作为我个人身份的告别,因为多年以来很多支持和反对我的人总是觉得我在网上穷于打造个人的形象,一直做 的个人品牌大于我做的产品和企业的品牌,这个其实并不是我希望的一个结果,也不是我有意为之的一个选择。所以我今天对要告别个人身份,面对公众这件事实际 上是感到很犹豫的,因为这个很可能又被想黑我们的企业和黑我们品牌的人拿去讲,说你看这个人吹了半天理想主义,最后还是为挣钱低头了,告别了理想主义,我 一想到这些心里就非常不舒服。这些年尤其是最近两、三年,媒体来采访我的时候总问这样一个问题,说你创业又好几年了,这期间你的理想主义信念有什么改变 吗?我注意到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关心式的,善意式的这种问,他想知道你有没有因为这个过的比较难,但是有时候我感觉到有些人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脸上带着笑 咪咪不友好的那种东西,是想说你早点认识我不就完了,挣钱哪那么多屁话,虽然他试图传递这样一个东西。那么我一直就觉得,我个人在做事情方面,理想主义这 个色彩给我带来了很多的困扰,但是从我一生来看,远远收获大于我的付出,这点我感到非常幸运的。特别是在我们的初期,我过去接受媒体采访也说过,我很难受 到理工科专业工程师世界那些人的信任和认同,因为我跟他们性格上是不同的,然后工作上过去历史上也没有跟这个圈子有任何的交集,而你做科技产品躲不开跟工 程师打交道的,所以我们起初走的非常非常艰难。大家可能在媒体的报道中看过,我们初期最初来的七个工程师,我们在网上招聘这个软件工程师之后,收到的简历 很多,很多人都说我是听着你的录音长大的,所以很愿意跟你搞一搞这个东西。但一般来讲,这种人我们经过面试发现,其实他人很好,但是活通常是不灵的,而那 些工程师活特别灵的一般对我这个人没什么感觉,所以搞的很苦恼。我们初期非常艰难,前七个公司的软件工程师里,大多数都是因为对我这个人高度认可,上学的 时候听过我的录音,在寝室里那些录音陪着他渡过漫漫长夜,他带着情感因素来,而且他认为我很快就会倒闭,但是他为了替我圆一个心愿,他的想法是老罗也挺不 容易的,他由于无知在做一件他不知道干什么的事情,但是我小时候听着他录音长大,我过来陪他,老子吃技术饭的到哪不愁工作,每年你倒闭我回去还是那样的工 作,这样的心态过来支持我们的,初期来了七个工程师,好像只有一个不是这个目的,是一个女工程师,还是因为她男朋友是这个目的,把她推到我们这,起初凑到 七个工程师。起初工作过程中,早期对我的理念和产品的观念并不是很理解,所以我们走的非常磕磕绊绊,到了去年3月27日在这开Smartisan千疮百孔 OS发布会的时候,公司最接近分崩离析的状态,所以他们整天在我还推着他们进行一个非常高强度劳动的同时,休息时间已经纷纷在看招聘网站了,都准备找下一 份工作了。这个跟媒体讲过很多次的,都是事实,尽管他们每个人看招聘网站,每天工作累的要死,但是没有一个人走掉。我们这个危机过去了以后,公司转向一个 好的方面走之后,我们了解了一下为什么会没走呢,他们主要的一个想法并不是来之前对我的感情,而是来了以后就觉得这个公司虽然做的很傻逼,但老罗这个人还 确实是一个好人,是一个理想主义的人,从这个意义上咱们先别散伙了,等他叫我们散伙,这个散伙饭如果要吃,还是等他说,我不好意思开口,问那个人怎么样, 那个人说我也不好意思开口,要不等等,反正简历该投谁投谁,“你投的简历投哪的”,都是这样的对话,但是这样的对话持续一段时期以后我们开了发布会,开完 发布会以后当天晚上负面舆论铺天盖地的时候,他们回去都已经开始准备收拾行李,准备这个工作,但是还是觉得这个饭等他叫我们,别我们叫他,谁好意思对这个 又傻又好的人开这个口呢。这个状态持续不到两个星期,我们融到了下一轮的钱,他们仍然对我的产品和理念,当时还不是特别理解,但是觉得等一等,这孙子好像 人好、傻但还会骗钱,那要不要继续干下去呢?这个就要犹豫一下了。直到有一天,他们开始渐渐理解了我的产品理念,才一起走到了今天。所以老有人问,说你做 企业的期间对理想主义的那些坚持和信念有没有发生动摇,我觉得如果这不是理想主义的胜利,我不知道什么是理想主义的胜利了,所有员工认为你要完蛋了,认为 你是傻逼公司要倒闭,但是觉得你这个人好还有理念,如果这个不是理想主义的信念,我就不知道什么是了。

 

就这个阐述我 想说今天是我个人一个理想主义创业者,老罗这个人个人身份的告别,但是跟我们要讲什么理想主义这些是屁毛关系都没有的,为了更清楚说明这一点准备几句话跟 大家分享一下。“如果我们成功,很大程度上,这是正派、体面、原则性和理想主义的成功,因为价值观方面的原因,我们得到了太多不合一般商业逻辑的支持和帮 助。”这也是我们过去的几年里跟其他机构和外面的人合作的时候经常碰到的一些好的方面,让我们感动的地方。“如果我们失败,可以肯定,这是商业能力上的不 成熟,跟我们没有采取流氓手段获益,没有思考的关系,更谈不上理想主义的情怀和失败。”“当我们的商业能力和那些巨头没有任何多少差异的时候,理想主义将 所向皆靡。”所以如果有一天我们失败,跟理想主义是没有关系的,就是你商业不灵,如果你跟你的竞争对手商业上都很灵,你是一个理想集团,他是一个利益集 团,这个仗根本没得打,直接就是败的。

 

我简单讲一下我个人的这个问题,2002年我在新东方的录音在互联网传开成为 公众人物,这是我出乎我的意料,这些年包括我亲朋好友都认为我挺喜欢打造个人品牌和个人的这个东西的,我觉得这是一个误解,我有一点可以去讲,我2002 年在互联网上传开录音以后,我第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是2006年,我觉得我在这一点上是非常不俗的人,你理解我的意思吗?我在2002年的时候网上传遍了我 的录音,转年成了年度十大网络红人跟芙蓉姐姐并列,以这样的关注度我是到2006年才第一次接受媒体采访,这四年间我从来没接受过任何一家媒体,到 2006年我打算办牛博网是一个原因,还有认识新京报文化部主任王小山,他当时去了搜狐办一个访谈栏目,他跟我先吃饭交了朋友,然后让我去捧个场,所以我 去了一趟,接受一次正式的媒体采访。所以我个人并不是很热衷于打造我个人品牌的,只是说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了,四年没有接受媒体采访,从来没有面对公众,一 直都是在网上到处传我的录音,但是我是一个很大隐隐于世的感觉,到了2006年准备办牛博网了,有所松动的时候我的王小山来找我,然后我们就接受了一次采 访,后来我就办起了牛博网,我希望天天接受我的采访,因为跟我的事业有关,后来没有人来采我,我就很苦恼,我觉得怎么搞的。但后来又有了别的事情,这个就 弄起来了。还有我在网上随着演讲、录音这些东西传的越多之后,我也开始自己有一些警觉的意识,我不希望我被弄成一个又一个什么形象教主或者是青年导师这样 的角色,我有这样的顾虑,为了化解这样的东西,大家知道如果搞个人崇拜需要用一个解构的东西化解它的,别人说支持者把你神化你有意识化解掉,我们前几年做 卡通形象让这个事做不起来,你做形象教主或者青年导师滑稽化是成立不了的,到今天这个形象还是被人很多攻击,我拿这个搞偶像崇拜,哭笑不得,我今天决定连 这个形象都彻底丢掉。

 

紧接着来的是这么一个东西,拜拜。接下来我也要说一下,昨天的时候,我想今天要开这个演讲,我 就把新浪的认证信息都改了,你看原来的认证信息是罗永浩锤子科技创始人,老罗,这个老罗可是一个品牌,但这个品牌我不想要了,因为我希望未来的20年就是 认真专注的去做我要做的锤子科技。所以昨天晚上我就把它改了,这个认证信息改成了锤子科技CEO,就这么一个面对公众的角色。剩下我作为老罗这个角色也只 有跟我身边的亲人好友有这个角色,剩下我面对公众我已经不是人了,我是CEO,我就是锤子科技CEO,没有第二个身份。

 

现 在我们请了国内一个非常优秀的导演拍了一个跟我们团队相关的系列的纪录片,今天因为时间关系不能给大家全放,所以我们把其中几段的纪录片剪了一个集锦几分 钟,跟大家分享一下,让大家对我们团队有一个了解,后面过程中我会渐渐回到一个团队幸福工作,而不是单打独斗,说实话拎着锤子的背影我已经很疲劳了。

 

这 次我跟大家一起重看发现一个细节需要澄清一下,就是我们设计总监他说我骂脏话,可不是骂他,我发脾气的时候嘴里有脏话,没有对象的脏话,比方他妈的,这个 他是谁呢?没有这么一个人,我需要澄清一下,免得大家以为我们还搞一个黑社会性质的公司,还跟设计总监天天骂脏话。我不知道是不是我个人的情绪,反正我看 的时候还是感动的。

 

接下来我也不是要退休了,我还很年轻,我做的事情还很多,我后面不会搞理想主义者创业故事,今年 是最后一次,但是不意味着我不做事,也不是不露面,接下来再做不是自己单打独斗,或者自己出来,我们可能会去艺术类院校,这种大型的可能不搞,或者去科技 论坛讲一讲一群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那个时候可能是三五个,十个八个一起去,也有可能产品经理团队讲一讲一个产品经理团队成长之路的演讲,我也陪着去, 如果我去不了,去了插不了话的工程师论坛的聚会,我就不去了,他们会讲如何跟一个相声演员一起打造优秀的智能手机,以后活动会有很多,只是作为个人色彩的 活动不会搞了。

 

我还想最后说一点,在过去的半年里,我们虽然被黑出了翔,好多好多的翔,但是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爱这 个世界,原因是什么呢?我们注意到很多企业家,我接触了一些年轻的企业家,他们也是在没有做什么特别有问题的事情的情况下,被一些公共事件,被一些社会事 件,被一些媒体事件给黑的死去活来之后,一个脆弱的人很容易因此就蜕变成一个理想主义者,从此他看这个世界也是很病态,很不健康的眼光。所以我们虽然被黑 出了翔,但是仍然要倔强的表现出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爱这个世界,虽然心里偶尔也有一些不爽,但是始终都保持心态健康,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本周点击排行

SEM论坛